呼和浩特年轻“画家”用皮肤做画纸纹出别致匠心

作者:缅甸小勐拉 | 分类:www.6668088.com资讯 | 浏览:24 | 评论:0

  关注巨呼市,句句说呼市。在许多人的印象中,纹身师要么就是没什么学历文化,要么就是一脸横肉;同样的,在爸妈们的传统观念中,有纹身的都不是什么“好人”。而今天要给大家介绍的这两位纹身师,应该会改变你对这个行业的固有看法。

  Joe,呼和浩特人,出生于1987年,在德国留学期间曾获得大学生艺术奖,他也是当时唯一获奖的中国人。小时候,他对于街头文化很有兴趣,也曾是呼市拿着滑板摩擦地面的街头少年。后来Joe到了德国深造绘画,开始对纹身有了更深层次的认识。

  小贾,呼和浩特人,1990年出生,曾经考上了内蒙古某著名高校的研究生,但最后放弃了继续求学的机会,而是选择了自己喜爱的纹身行业。

  Joe在留学期间,欧洲人对于个性的自由展示令他感触颇深,这对于他来说也是一个自我找寻的过程。

  小贾并非专业美术科班出身,但是小时候曾将美术当成爱好进行过一段时间的学习。

  2017年,成为纹身师的Joe也有了属于自己的第一个纹身。在西方,骷髅代表重生,Joe身上的第一个纹身是为了纪念他去世不久的奶奶。

  Joe专程去北京找到自己的师傅纹下了这个图案。Joe说,每一针的疼都代表自己之前没有陪在奶奶身边时对她的思念。

  为什么叫灰社?Joe解释道,灰色看似单一,其实可以分出好多层次。层次越多,颜色被诠释得越有韵味,画面越出彩。

  Joe特别喜欢艺术家Kaws的玩偶,工作室里到处都可以看到这个风靡全球的玩偶。

  下面的这对纹身来自Joe在德国留学期间结识的一位女客户,她趁回国休假期间,特地从外地飞到呼和浩特来做纹身。(图片由灰社提供)

  灰社纹身工作室开业时间并不长,但是已经有了很多忠实的客户。有用纹身来遮盖伤疤的,有情侣纹身的,还有人为了纪念退役偶像而特意纹身的。(图片由灰社提供)

  这一天,客人比预期的时间来得晚了,小贾从冰箱里取出爱人做的小蛋糕,两个人先垫补了一口。纹身有时候也是一个体力活,客人多了,一天连着做了十几个小时也是司空见惯的。

  Joe在德国生活期间接触了不少专业纹身师,现在也把国际化的纹身流程带回了灰社。

  大多第一次纹身的人担心的事情就是会不会很疼。Joe说,等真正体验到第一针扎下去的感觉后,会发现这种疼痛是可以忍受的。

  这一次的客人是一对开宠物店的情侣,他们计划今年十月份步入婚姻殿堂。Joe和小贾也将同时行动,分别为他们进行纹身。

  这是小贾给女顾客设计的图案手稿。女顾客打算将心爱的宠物纹在身上,带一辈子。

  客户有时候对于图案也没太多想法,这时就需要纹身师给予合理的修改建议,改到客户满意为止。

  对于今后的打算,Joe希望未来可以去德国开一家纹身店,给老外纹一纹有关中国传统文化的图案。

  小贾则希望可以当模特,让Joe把灌篮高手的漫画纹在自己的背后,作为他们工作室的“成名作”。

  两人共同的愿望是希望灰社今后可以成为国内一线的纹身工作室,帮助更多人去完成自己的纹身愿望。